首页 首页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一章、雪中孤影燕高飞

魂灵主宰

深冬腊月,寒风萧萧,武国境内,一个偏僻的小城镇中,来往的行人穿着厚厚的棉衣走在碎石铺成的街道上,双手缩在衣袖中,将脖子压进衣领内,弯着腰,忍受着刺骨的寒冷。

黄昏缓缓地到来,天空中鹅毛般的大雪无情地将大地覆盖,这只有一百多户的小镇被穿上了一层白白的冬衣,可惜这雪白的冬衣只会让人更加地冷。

房屋上徐徐升起白色的炊烟,整个小镇犹如一副唯美的画卷;

不多时,街道两旁的房屋之内点着油灯,父母催促着孩子到厨房盛饭,老妇人叮嘱着自己的老伴少喝两口酒,整个小镇的气氛充满了温馨。

穿过不长的街道,在最里面,一个不大的庄园看上去有些古老,门匾上,字迹的金漆也已经掉落,让庄园显得有些破旧,如若不是门前扫得干干净净的积雪,或许会让人以为这座庄园已经废弃。

庄园内,一个小湖旁,一株梅树上开满了梅花,整个小院内飘着一抹梅香,沁人心脾。

一席白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梅树下,仿佛整个人与这白色的天地融为了一体。

清瘦的背影显得一丝萧瑟,黑色的长发披在脑后,在这白色天地中勾勒出一种异样的美丽,双手轻轻地负在背上,手上带着两只白色的手套,轻轻地握着拳头;

正面,清秀的轮廓,一双剑眉下是明亮的双眸,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,是那么的自然,让人生出一丝亲切。

早已结冰的湖面上此时闪着滴滴亮光,男子静静地望着湖面,眉宇之间有着一丝沉思,带着一丝伤痛的缅怀。

在男子的眼中,湖面的寒冰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,在镜子中回放着永远不曾忘记的往事。

大火映红了半边天空,血腥与焦炭的味道掩盖了尸体发出的恶臭,惨烈的战斗已经持续了整整七天,黑色的盔甲上布满了血迹,身上的伤口被*枯的鲜血掩盖。

数百人提着手中的军用长刀坐在山头,将刀穴在地上,背靠着背,轻轻地呼吸,不愿有太多的动作来消耗所剩下的体力。

在这数百人的中间,坐着一名身穿深红色战甲的将军,坚毅的脸庞上有着一道长长的伤口,血肉翻过来,看上去是那么的狰狞,笔直的身躯布满了鲜血,带着一丝疲惫。

燕天,武国武神军团元帅,整个武国的守护神,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想到,名震大陆的武神军团,整整十万大军只剩下了眼前的数百人。

在燕天的旁边,燕天的儿子,燕高飞,白皙的脸庞上布满了干枯的血块,身上白色盔甲已经被鲜血染红,手中握着一柄白柄长剑,坐在燕天的身边,望着七日来不曾熄灭的大火,嗅着这浓重的血腥以及刺鼻的气味,静静地坐在哪里,忍着双眼传来的疲惫,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剑。

“飞儿,你怕吗?”

燕天轻轻地转过了脸,狰狞的脸庞挤出一抹和蔼的微笑。

燕高飞闻言,轻轻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燕家的人,从不言惧,能与父亲还有各位叔父以及武神军团的十万将士一起浴血奋战,飞儿感觉到无上的光荣。”

数百人围坐在一起,燕高飞的话响彻在了所有人的耳中。

此时坐在燕天身旁的副将终于忍不住地说道:“燕帅,你带着少帅走吧,以燕帅你的功力,没有人能拦得住,让兄弟们为燕帅你杀出一条血路,少帅才十四岁啊,就算你不顾及自己,你也为少帅想一想啊?”

说道这里,副将的眼中已经布满了热泪,握刀的手也已经微微颤抖。

“是啊,燕帅,兄弟们一定可以为燕帅你还有少帅杀出一条血路的,你跟少帅走吧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所有人此时走站了起来,对着燕天,语气中充满了急迫,这些天来他们不止一次劝说燕天,但都被燕天拒绝。

没等燕天说话,燕高飞站起来,对着副将轻轻一笑:“魏叔叔,还有大家都不要说了,父帅是不会抛弃他的兄弟的,我也不会走,作为燕家男儿,只有战死的英魂,没有苟且的逃兵。”

“杀...........”

就在此时,杀喊声再次传来,无数敌军向着山头拥了上来,映着红色的火光,脸上充满了残酷的狰狞。

敌人的杀到让所有人来不及多说,提起手中的战刀冲了出去。

仅剩的数百人抵挡敌人的数万大军,无疑是一场绝对的屠杀,可是直到现在,还能够站着的哪一个不是以一挡百的勇士,硬生生地将燕高飞护在了他们的中间,且战且退,一步一步向着身后的悬崖逼去。

燕高飞这时转过侧脸,望着燕天,轻轻一笑:“父帅,我们拼了吧。”

燕天闻言,点点头,脸上挤出一抹和蔼的笑。

就在此时,一道白色的光芒穿过战场击中燕云。

燕高飞低头望去,一柄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长剑从燕云的胸口露出,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流下。

见到这一幕,燕高飞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,燕云抓起燕高飞的肩膀,说道:“活下去,为我们报仇!”

话落,将燕高飞扔下了悬崖。

“不....父亲....”燕高飞高声大喊,眼中充满了悲伤,奈何无论自己如何,能感觉到的只能是身体的下坠,跌落悬崖的最后一刻。

“少主...”

现实之中,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燕高飞的回忆,将燕高飞拉回了现实。

回过神来,燕高飞感受到的是脸庞上传来的冰凉,不知不觉,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转过头,看到的是一个沧桑老人,灰白色的头发,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,驮着背,望着燕高飞,眼中带着一抹关心。

燕高飞将脸上的泪水逝去,对着老者轻笑道:“问叔,我没事,你去让怜儿准备晚饭吧,我一会儿就过来。”

望着燕高飞脸上的苦涩与眼中的追忆,问叔只是轻轻一叹,转身离去。

离去的背影带着一丝沧桑的痛,有着一抹无奈的悲。

自己跟孙女十年前遭遇强盗,临危之际被眼前的少年所救,来到了这里,买下了这个无人问津的破旧庄园,十年过去,他不知有多少次见到燕高飞站在梅树下发呆。

他明白,燕高飞的心中有着一段不愿提起的往事,对方不说,他也从来不问。

望着问叔离去的背影,抬起头,看了看头顶的梅花,轻轻一叹:“雪虽白,奈何冷,梅虽香,奈何寒,往事虽怀念,奈何悲连连。”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,你将获得[1金钱] 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打赏

返回顶部